乌兰察布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广州冷鲜鸡的账本

发布时间:2019-06-13 18:48:46 编辑:笔名

广州:冷鲜鸡的账本

昨日从广州市食安办获悉,冰鲜鸡上市方案将于4月28日由官方对外公布。市食安办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相关实施方案正由市政府审核中,“因为方案内容还在审核,我们也不方便透露,但肯定会在五一前下发,初步定为下周一召开媒体通气会,将相关实施方案向媒体和社会公布。”但对于方案下发后,还会不会继续征求市场零售活禽档档主的意见,该负责人表示,“审核的是实施方案,可能会有实施细则,但会不会再改,一切依照市政府的统一部署进行。”

荔湾区逢源肉菜市场

档主莫先生的账本

毛鸡档

月支出:水电(500元)+垃圾处理费(100元)+月租 (3000元)+ 6人力成本(自家人10000元)+每月入场费分摊2222元=15822元

月收入:每天卖150只鸡*每只净赚6元*30天=27000元

净利:11178元

冰鲜鸡档

月支出:水电(800元)+垃圾处理费(100元)+月租 (3000元)+ 3人力成本(自家人5000元)+每月入场费分摊2222元=11122元

月收入:每天卖50只鸡*每只净赚3元*30天=4500元

亏损:6622元

算账

算算成本

两万元补贴标准是否合理?

据悉,改造涉及的补贴标准,暂定为档铺改造每户补贴9000元,买冷储冰柜每户补贴1.1万元。此外,如果档主承诺持续经营两个月及以上的,还将可免去一个月的租金。

面对这个补贴标准,档主是否认为合理?昨日,在冰鲜鸡试点之一、天河区珠江新城片区的猎德肉菜市场,一名活禽档档主李女士给算了一笔成本账,“补贴够不够,要看能不能支撑店里每天的花销,覆盖不了每天的铺租、水电这些成本,冰鲜鸡卖不出去,怎么补都不够用。”

李女士表示,在该市场,标准的一户活禽档口铺租为5200多元,两个工人每月人工费共8000元,水电费1000元,算下来,平均到每天,如果不卖活鸡,至少也要有500元的花销,“这还没包括我和工人的食宿及生活费,从前每只鸡能赚4元左右,现在3元的人工费都给了供应商,没有空间赚钱了。”

另外,档口的运营成本上升也是档主不愿意“升级”的原因。据了解,荔湾区逢源肉菜市场的档主们算过,他们每个月的水电支出是400~500元,而光鸡档必须要24小时用到冰柜,估计每月的水电成本会增至800到1000元。

听听需求

免费试行两个月是否可行?

由于此前很多活禽零售档主反映,初期与供应商的接洽便卡在冰鲜鸡进价上,因为谈不妥价格,不少

档主对改造有意见,认为时间仓促,且没有可以接受的补贴方案,称“生意做不下去”。

到底多少补贴才足够?才能让活禽零售档主愿意尝试冰鲜鸡零售改造?昨日,猎德肉菜市场一梁姓档主称,只有抛却成本试营业后,如果利润能与此前持平,将继续做冰鲜鸡,“档铺改造补贴及冷储冰柜的补贴都是外在的,顾客愿不愿意买才是长期和重要的,不然等减免铺租的时期过去,生意惨淡就得自己贴补。”

梁先生坦言,“如果先免费试行,免去配送费、铺租、统一屠宰费、改造费等,仅负担光鸡进货价格,同时补贴我们基本生活费,我们愿意先试两个月,如果发现能继续做,肯定会无条件配合。”

出路

超九成人不知转行做什么

预知今后卖鸡的生意难做,大部分档主表示很迷茫。他们多数经营鸡档已经超过十年,在短时间内寻找新的出路很难。荔湾区逢源肉菜市场的档主莫先生做鸡档生意18年,老婆子女也一起帮忙,如果改成做冰鲜鸡,估计全家都得另谋出路。至于要做什么,他称,“还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到时再说。”

连日来,走访近百家档主了解到,超九成的毛鸡档档主不知道转行要做什么。一名经营了12年毛鸡档的档主表示,“做不了鸡档就做水产或卖菜,至少要赚回合同上的入场费。”

争议

恐十五万元入场费打水漂

档主欲拿合同起诉市场方

在天河区猎德肉菜市场,一名活禽档档主梁先生拿起2010年与市场管理方签订的5年合同,称“合同还有一年半没到期,上面写了卖的是活禽,现在突然改冰鲜,算不算违约?如果强制我们改造,是否可以起诉市场方?”

据了解,在天河区猎德肉菜市场,三户活禽档均在2010年签订了5年的合约,至2015年10月才到期。在合约上,上面写明,首年月租金8000元,在入驻前一次交纳市场公共区域配套建设费(入场费)15万元。

另一名档主李女士表示,“因为这边是城中村改造,刚进驻的两年根本没生意,第三年赶上禽流感又亏了,现在还没开始赚回入场费,就又要改造。合同上写了经营内容是活禽,但现在改了冰鲜,如果生意不好我们想提前解约,也要付8000元违约费,这种情况是不是可以拿合同起诉?”

不仅天河的试点区出现如此状况,在荔湾区,入场费也成了档主转行的“绊脚石”。莫先生去年6月份跟逢源街市管理方签了一份三年的合同,入场费为8万元,如今要是因为“升级改造”撤退,将面临一大笔入场费的损失。如继续做冰鲜鸡,运营成本的损失依旧持续。

律师:政府应通过行政手段调节

对此,致电广东大钧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王晖,询问零售档主是否能就合同情形起诉,其表示,“市场与经营方之间的矛盾,并非涉及是否起诉的问题,而是应该需要由政府去调节。”王晖认为,政府出台的文件影响了市场与经营方原来签订的合同内容,那么,市场与经营方就应该针对这个文件,重新更改之前签订的合同。

“市场与经营方的合同应该根据政府文件中相关规定进行变更。”王晖表示,合同变更内容的细化,需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经营活鸡与经营冰鲜鸡,在租金等一些细节上,肯定要经营方与市场达成一个共识再变更。”

“不过,如果经营方与市场在合同变更上出现意见不一致的情况时,政府就应该通过一些行政手段帮助双方进行调节。”王晖解释说,“政府出台一项措施,一定要考虑到这项措施带来的后果及影响,及时给出合理的配套措施,尽可能弥补措施给别人带来的损失。”

中国养殖:帮您寻找身边的热点,让我们以全新的视角透析畜牧行业,让您更多的了解身边的故事,我们愿真诚的与您分享。

类脂质渐进性坏死
游戏资讯
青红丘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