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兰察布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童年那些事

发布时间:2019-12-05 06:52:31 编辑:笔名

(一)

天还没黑,牛牛和狗蛋就早早地来到我家等候,不一会又来了大顺和-------,相互之间也不用打招呼,个个心领神会,显得出奇的安静。

大顺瞅了一下已摆上碗筷的饭桌,向我发来狡黠的目光:都啥时候了,快拿点吃的,走!母亲似乎发现了,她脸上闪着笑,嘴里却狠狠地说:“小春,等干活的回来一块吃完再出去。”我们不敢再有啥举动,否则的话,大人会找到各种理由拒绝我出门。在别的伙伴家也是这样。

我们只好在院子一角的磨盘上玩着一些尽可能不会有太大声响的游戏,心儿却早已飞了出去,想象着街上其他的孩子会干些什么。那个熬煎啊!甭提了。

好不容易等到父亲、哥、姐一身泥土地回来了,我一个箭步跑到饭桌前,狼吞虎咽起来。正在洗手的父亲发来吼声:“晚一会,就急死你了么?!”我是大气都不敢出的,唯恐有“今晚不准出去”的命令发出,趁大人不注意,嘴里塞着、手里拿着,鼠一般的遛了出来,那几个随后。

街上的水漫桥上,早已聚满了同样从家里遛出来的伙伴。

(二)

夜色垂下大幕,月亮升起,深秋的月光如练,舞动着孩童的心。

由于三水年龄,他是我们的头。等伙伴来得差不多了,他手一挥:“杀向尤家庄!(这是从电影《地雷战》中鬼子官那里学来的)”

于是一支像模像样的队伍就出发了。几个女娃死缠着要随行,被三水一声怒喝,只好极不情愿地留在了后方。

尤家庄在我们村东,不到二里路远,隔一条大沟。利用沟沟叉叉的掩护,我们很快到达村头打谷场旁边的小树林里爬下来。皎洁的月光下,打谷场上满满当当撒满和我们同样大小的人儿,喊声鼎沸:“我在这,我在这------”。不用说他们正在玩“摸瞎棵”(一人用东西蒙上眼睛,去捉伙伴,还要喊队名字)的游戏。

满怀战争的 ,我们潜伏了好长时间,也不知是谁说了一声:“有些冷,咱回吧?”

“撤!”三水的命令。

一场“偷袭”就这样的结束了。与其说是“偷袭”,还不如说是向人家学习来了。

(三)

再回到出发地时,守候的女娃们早就被家人找回了家。可我们余兴未了,干脆也玩起了“摸瞎棵”。

几轮过后,是牛牛在摸,这时从巷子里走出来一个大人,越来越近时,我们都惊呆了,是牛牛爸!

可牛牛正摸得认真,只见他一把扯住了爹的衣襟,紧紧抱住了父亲大人,嘴里喊着:“逮住了,逮住了。是狗蛋!”

我们心里一惊:坏了,要出事。

果然,牛牛的胖屁股被飞来的一脚狠狠的踢中,随后炸雷响起:“你娘的,谁是狗蛋!都啥时候了,还在外面‘打疯狗’”。牛牛爹扯着牛牛的耳朵回家了。

(四)

几个胆小的怕会有牛牛的遭遇,也恋恋不舍得离开了。我们几个不怕死的仍在坚守阵地。人少了,不能玩大的,玩啥呢?

“玩翻鞋底。”狗蛋说。

于是我们几个围成一圈坐下,腿弓起,把三水脱下的一只鞋在用腿形成的“地下通道”传来传去,让另一个人截取。由于坐着的配合得好,那人总是忙得不可开交,这里伸伸手,那里摸一摸,却很难得手。

没有不散的宴席。再不回家,会被生气的家人关在门外的。我们在帮三水穿好鞋子后,各自回家了。(以前有时贪玩,把鞋子忘在街上,成为大人拒绝夜晚外出的铁证。这是常有的事。)

街上这才安静下来。

共 12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叙述了小时候晚上跟小伙伴一起玩耍的过程,描写的细腻逼真形象,足能把人拉回久久的记忆之中。小说中好多游戏,包括跟其他小朋友干仗,都不陌生,佳作欣赏!【编辑:李荣】

1 楼 文友: 2014-02-05 21:08:46 谢谢老师的肯定。文学一直是我的追求和生命的慰藉,我将以此为起点,感悟美丽的流年,畅游辉煌的江山。

长沙年轮医院邓国平
陕西电子409医院预约挂号
惠州男科医院
安顺十佳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