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兰察布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发小

发布时间:2019-07-12 22:11:54 编辑:笔名

小时候,邻家叔叔对我说你上学时候顺便帮帮我把囡囡送到幼儿园,好吗囡囡是他的独生女,我点头承诺

我在前面走,她在后面跟着我怕迟到,不时回头催她她哭了,说,小哥哥坏,为啥不背我我无奈,只好背着她

到幼儿园放下她,急忙去上学他却着急说,小哥哥早些来接我别叫我好长好长时间等着我心里道,你想烦死我

一转眼她上学了,他爸跟我爸说我女儿上下学,拜托你公子照应了小女孩有个伴儿少受野孩子欺负些

我爸说,街坊邻里,好说好说就这样,阴差阳错就这样,小小年纪我竟成了,成了‘护花使者’

早晚上下学,我领她从斑马线走过她动不动就牵着我的衣角我说别拽我,自己走她威胁我,我告大伯,有你好过

我读大学,她正初升高不经意成了校花,让人好笑一声声‘小哥哥’叫得我发毛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谁来打扫

什么哥呀姐呀的我也不是没名字你再这样麻酥酥今后就别再来找我

一句话不慎戗着了她恰似炸了黄河堤左哄右哄一整天才把囡囡的泪止住

囡囡长大了,果然要出嫁了她爸爸要她去相亲了(我的心里空落落)谁知她竟躲到我家壁橱了一口黑锅扣在我头上了

她说,这会儿你再不娶我世上再也没人要我了我心好难过,后悔当初为什么为什么偏要伴她去上学

如今我俩头都白了,天天她不是抓我的手,就是扯我的衣角在海边蹒跚,在林中彳亍在山地、在旷野、拖着长长的夕阳的影子

步履艰难地丈量着丈量着未完的坎坷

文/乔弘万

哈尔滨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到底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