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布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九百五十五章 地牢_1

发布时间:2020-01-16 21:11:55 编辑:笔名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九百五十五章 地牢

教皇来到白晨和魑落脚的庄园,当然了,一起来的还有十字军与骑士团。

白晨和魑看到教皇这般阵仗,都愣了一下。

白晨很快就露出了笑容:“看起来露陷了。”

教皇眯起眼睛看着白晨:“看来你已经承认了。”

原本他只是来试探白晨的,却没想到,白晨承认的这么坦然。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在等待着自己的到来一样,这让教皇升起几分警惕。

“请问教皇陛下是如何猜到的?”

教皇冷冷的哼了一声,他当然不会告诉白晨,原本他根本就未曾怀疑过他们两个。

如果不是那个消息的话,到现在恐怕他都想不到白晨和魑的身份有问题。

“你们为什么会从方舟上下来?”教皇语气冰冷,心中一直在猜测,他在担心诺亚已经背叛了他。

当然了,他也想过诺亚是不是遭遇了什么不测,不过再仔细一想,似乎不大可能。

毕竟诺亚可是非常强大的,甚至凌驾于维拉斯之上。

“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会知道我们有问题。”

“卡塔赫纳的消息传过来了,在情报里提到了一个来自东方的小男孩,那个小男孩应该就是指你吧?”

“原来是卡塔赫纳传过来的消息,我还以为这个消息还会拖上几天,看来我还是低估了教廷的情报传递速度。”

“你小看的还不止于此。”教皇不喜欢这种感觉,不喜欢被欺骗,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

白晨的坦然,让他都没有揭穿真相后的成就感,这让他非常的不爽。

“说吧,你们为什么会从方舟上下来,你们来此有什么目的。”

“因为方舟已经成了我的囊中之物。”

教皇的脑门顿时感觉被锤子重重的锤了一下:“这不可能!诺亚大人……他怎么可能容许你染指……除非……除非……”

“他死了!”白晨淡然说道。

“他真的死了?”

“死了。”

“真的?”

“真的。”

教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对诺亚的死并不在乎,他在乎的是,白晨如何杀死诺亚的。

还有白晨来此的目的,这让他感到一阵恐慌。

“把方舟交给我,我放你们一条生路。”

“哈哈……”白晨笑了起来,魑也跟着笑起来:“你觉得这可能吗?”

“你们想死吗?”

“如果我们现在把方舟交给你,我们必死无疑,方舟是我们的筹码。”

“你以为你不接受这个条件,我们就对此无能为力吗?”

“你们当然……没办法。”白晨自信的说道:“方舟的护盾已经打开了,你们想要登上方舟是不可能的,除非你们把方舟的护盾破坏,不过这也意味着方舟要坠落下来,而你的梵蒂冈能否承受的了方舟坠落在自己的头上?”

教皇的脸色更加阴沉,白晨的话戳中了他的痛点。

至少在那个计划完成之前,梵蒂冈还是有存在的必要的。

当然了,在那之后,梵蒂冈在不在也无所谓了。

不过,如果方舟坠毁了,那么也就失去了价值。

教皇需要的是一个完整的方舟,一个能够取代梵蒂冈,成为自己行宫的方舟。

只有方舟,才有资格作为自己的座驾与行宫,只有方舟才能够作为一个神的宫殿。

“你胆敢拒绝我!!?”

“别太高估自己,论身份我并不比你差多少。”

“很快你就会一无所有,当所罗门王的宝藏打开之后,我将带着所罗门王的七十二魔神,横扫这世上的一切,包括武唐!”

“你的计划不是还没成功么。”白晨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现在的态度,只会给你的国家带来更加惨烈的蹂.躏。”

“只有无能的弱者,才会去求助神。”白晨淡然说道。

教皇冷笑道:“而我将会成为神!凌驾于万物之上的神中之神!就如圣经中的耶和华那样,全知全能的神,我会是你们这些弱者所求助的对象。”

白晨看着教皇:“真是崇高的愿望,那我就先在这里,预祝你成功。”

“我想总有一天,你将会妥协的。”

“那你就等着那一天吧,希望你能等的到。”

“我很有耐心。”

“我不怀疑你是否有足够的耐心,而是怀疑你是否有足够的时间。”

“哼!将他们带走,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你们活的长久,还是我活的长久。”

白晨和魑的待遇,立刻就从贵宾变成了囚犯,居所也从美丽的庄园变成了阴暗潮湿的地牢。

“这可是我次住地牢,小王爷,如果不是为了陪你,我可不会进这里面来。”魑抱怨道。

这里的气味实在是太刺鼻了,而且吸血鬼对气味又非常的敏感。

“我是给你体验的机会,你活了这么长时间,总是要有一些事情要去尝试的,这机会这么难得,所以你不用感谢我。”

“这个机会你还是留给其他的吸血鬼吧,我可没兴趣。”

魑其实并没有责怪白晨,因为这就是他们的计划。

从卡塔赫纳被毁灭后,再到消息传到教廷,其实都在白晨的计划之内。

白晨需要教皇能够知道他们的身份,而不是由他们来告知。

“接下来的计划如何?”

“我想那位教皇陛下进行这么伟大的计划,一定需要旁观者的。”

“你确定?”

“不确定。”白晨耸耸肩道。

“如果他没带我们去现场观看仪式怎么办?”

“难道我们就不能自己去吗?反正这个铁牢,也不可能挡得住你我。”

“可是我们不知道仪式什么时候开始,而且你确定在仪式开始之前,我们都要住在这里吗?”

“看看这里。”白晨指着铁笼的周围。

魑放眼望去,被关在这里的,似乎全部都是奇奇怪怪的人。

而且看起来他们都是天选者,只不过因为铁笼的材质特别,压制了他们的力量。

“教廷居然搜捕了这么多天选者?他们找这么多天选者做什么?”

整个地牢楼层,至少有一千多天选者,并且这还是一层,他们经过上层的时候,全部都是天选者。

“很显然,他们都是用来仪式的献祭使用,等到他们被带出去的时候,一定就是仪式开始的时候。”

“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挖出来!”

对面牢笼里的一人,似乎是觉察到了白晨和魑的目光,立刻露出凶恶的嘴脸,隔着铁笼在那咆哮着。

白晨和魑都笑了,这个地牢里居然还有比他们更凶恶的人存在。

他们显然是低估了这个地牢囚犯的构成,这里关押着三教九流的人,如对面牢笼里的那个大汉一般凶恶的,比比皆是。

“还看?”那人朝着地面砸了一圈,特殊材质的地面,被打出一个凹槽,掀起一块石头。

那人拿起石头,就朝着白晨和魑所在的位置砸过来。

不过这石头显然是无法砸到两人,白晨和魑都愣了一下,居然还有人敢对他们动手?

魑也火起,捡起石头反砸向那人。

“啊……”那人惨叫一声:“你们……你们敢动手?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砸死你!”魑又砸出一块石头,不过这次砸空了,那石头砸在铁笼上,发出砰砰的声响。

双方就开始砸石头大战,谁也不服谁。

魑也是闲极无聊,没有下死手,只是为了打发时间,不然的话对面那人早就被她砸死了。

砸了许久,双方才消停下来,在短暂的沉默后,那人开口问道:“小妞,你叫什么?”

“关你屁事。”

“原来你叫关你屁事啊,真是好名字,我叫海威思,那个是你儿子吗?”

魑看了眼白晨,翻了翻白眼,白晨窝在角落,也不住的翻白眼。

“你看我像是能有这么大的孩子吗?”

“说的也是,而且他看起来像是东方人。”海威思摸了摸脑袋:“刚才你砸我的那几下真疼。”

“那是你活该。”

“如果在外面的话,你早就被我杀了,在杀死之前,还要强.奸你一百次。”

“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你现在就没办法在这吹牛了。”

白晨看的出来,魑是真的很无聊,不然的话,怎么会和一个陌生人聊的这么起劲。

而且看起来两人还聊出了友谊,这也很好理解,海威思被关在这里大半年了,平常也没有什么人能和他说话,如今来了这么两个邻居,他自然很乐意敞开话题。

“被关在这里的,都是天选者,你也是吧?”

“关你屁事。”

“跟我说说,你是什么能力。”

“杀人。”魑杀气腾腾的说道。

“杀人谁不会。”海威思似乎是站累了,便坐到地上:“也不知道我的老婆孩子怎么样了,进来半年多,如果他们没饿死的话,估计我老婆也找到新的男人了。”

“你已经有结婚了吗?”

“是不是很失望?”海威思咧嘴笑起来:“我的孩子都有他那么大了。”

“在进来之前,你是干什么的?”

“以前是农户,后来地被教廷征收了,就去当山贼了,抢了几次教廷的队伍,教廷就派了大军来围剿我,你们说说……就我们那十几号人,他们居然出动了一万人,是不是很过分?”

“种地的居然去当山贼,你这跨度也太大了吧?”

“只要能给老婆孩子找口吃的,干什么都行,杀人放火也无所谓。”

在这个人吃人的时代里,海威思说出了这个时代的无奈,白晨没资格去指责别人。

海威思说的非常坦然,只是也是非常的无奈。(未完待续。)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的具体地址
贵州银屑病医院专家
亳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呼和浩特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绍兴治疗早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