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人工智能是否会危及人类未来iyiou.com

2019-03-11 16:58:15

人工智能是否会危及人类未来?

近日,英国理论物理学家霍金语出惊人,预言人工智能科技如果不加控制地发展,将超越人类智能,并控制或灭绝人类。无独有偶,牛津大学哲学教授、人类未来研究所创建者博斯特罗姆近日也指出,超级人工智能是人类未来的存在风险,其风险性高于自然灾害、环境恶化、流行疾病。

两位英国学者的观点是否合理?人工智能会不会发展到人类无法驾驭的超级智能阶段?采访了研究人工智能哲学的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徐英瑾。

■本报 俞陶然

图灵为人工智能设立标准

徐英瑾介绍,人工智能学科缘起于一篇经典论文和一次重要会议。

1950年,英国数学家、逻辑学家、计算机科学理论奠基人图灵在《心智》杂志发表论文《计算机器和智能》,提出了的图灵测试如果一台机器能够与人展开对话(通过电传设备),并且会被人误以为它也是人,那么这台机器就具有智能。

显然,这是一个带有行为主义色彩的人工智能定义,因为该定义没有从机器内部机制着手,而是通过其外在行为来判断它是否具有智能。其好处是,绕开了智能的本质这个众说纷纭的问题,给人工智能发展设定了一个目标:开发出能通过图灵测试的机器。

1956年,一群学者在美国达特茅斯学院参加会议,探讨如何利用问世不久的计算机实现人类智能。

会议筹备期间,后来获得计算机科学奖图灵奖的麦卡锡提议用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一词来称呼这门新兴学科,得到了与会者认同。在这次会议上,学者们讨论了如何在人类智能水平上实现机器智能,而不是用特定算法解决一些具体问题。举个例子,IBM公司研制的深蓝计算机能够在与国际象棋世界卡斯帕罗夫的对弈中胜出,但并不能由此认为深蓝拥有了超级人工智能。这是因为,走不动它只是在某个方面的能力上超过人类,而且无法通过图灵测试。

如果霍金担心的超级计算机有朝一日问世,那它必定在综合思维能力上超出人类,这样才可能拥有僭越的想法,以及控制或消灭人类的能力。

霍金警示的风险理论上存在

值得庆幸的是,目前,人工智能的全球水平与超级人工智能相去甚远。学术界普遍认为,世界上还没有机器能通过图灵测试。

对于这一现状,有三种回应观点

种观点是:图灵、司马贺等人工智能学科元老提出的全面模拟人类智能的想法,太好高骛远。这种玄想或许在未来会成真,但目前为实现这个想法做研究,纯属浪费精力。业界目前应做一些踏实的人工智能研究,满足于制造解决特殊问题的求解器。徐英瑾发现,许多人工智能业内人士持这一观点。由此可见,霍金的警告有点杞人忧天的味道。

第二种观点是:全面实现人类智能的机器是不可能造出来的,就像造不出永动机一样。学者们提出过多种论证,试图从哲学、逻辑层面论证这种不可能性,其中非常的有美国哲学家塞尔提出的汉字屋论证(也称中文房间思想实验)以及英国理论物理学家、数学家彭罗斯提出的从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出发的论证,但这些论证都遭到了学术界反驳。徐英瑾认为,汉字屋论证和彭罗斯的论证都是站不住脚的,超级人工智能并没有在理论上被判出局。

第三种观点与种有相近之处,认为全面实现人类智能的机器是能够造出来的,但难度很大。如果当下的人工智能研究路子不改变,那么点滴成果的积累也未必能质变为全面突破。我持这种观点。徐英瑾说,所以我认为霍金、博斯特罗姆警示的风险从理论上来说是存在的,但在未来相当长时间内不会成为现实。

大数据技术有先天缺陷

在这位复旦学者看来,如今十分热门的大数据技术,一旦过度应用于人工智能领域,就是一条错误的路子。

大数据技术催生了数据科学。与传统的科学研究范式不同,数据科学不再追求因果关系,而是按照样本=总体的思路对海量数据进行深入挖掘和统计分析,寻求各个事物间的相关性。很多时候,大数据统计出的是2+2=3.9这类近似结果,精确度上的略微损失,换来了对事物间相关关系的准确预测。

徐英瑾认为,大数据分析是西方经验论哲学在当代的一种表现形式。近代西方哲学分为两大流派:经验论和唯理论。经验论认为,人的感性经验是一切知识和观念的来源;唯理论与之针锋相对,认为具有普遍必然性的知识并非来自经验,而是来自人与生俱来的理性。大数据研究范式推崇海量数据的采集,那些用于数据采集的摄像头、传感器等设备好比人类感官的延伸;还推崇大样本的统计学分析,用它取代因果分析。这种看重经验采集、贬低理性推理的模式背后,正是经验论哲学观。

就像经验论有其局限性一样,大数据分析也有局限。以基于大数据技术的谷歌翻译为例,这种人工智能系统的研发团队没有通过编程定义语法规则,因为完善的语法编程目前还无法实现。他们采用的主要技术方案,是利用大数据统计不断调整翻译结果的相关性,优化翻译结果。这样做的好处是,翻译系统会随着数据的积累而不断改善。但目前,使用谷歌翻译的结果只能帮助人们大致理解陌生语言,有时候得到的翻译结果很不通顺。大数据翻译系统缺少深层语法结构,这种结构好比唯理论看重的先天理性,缺少了它,人工智能系统就无法译出完善的自然语言。徐英瑾说。

而让机器说出人们在日常生活中说的自然语言,正是图灵测试所要求的。在人工智能领域,自然语言处理占有重要地位,已发展成一个相对独立的研究领域。苹果的Siri、上海企业开发的小i机器人,都是应用自然语言处理技术的人工智能产品。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对 Siri 和小 i 机器人进行图灵测试,看看它们的回答是否像人。

让机器人服从命令

在好莱坞电影《梯阵阴谋》中,美国国安局设置的超级计算机Echelon(梯阵),能通过调取、分析每个公民的各类信息,进行行为监控,还可以向人们的发送短信,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种超级人工智能如果在未来成为现实,人类社会将毫无隐私可言。影片结尾,找到Echelon的男主角向它提问:你的宗旨是什么?Echelon的回答是保护美国公民的自由权益。经过一番人机对话,这台计算机幡然悔悟,将自身的监视程序删除了。

博斯特罗姆认为,科幻电影和小说中常见的自毁程序桥段,并不是解除超级人工智能威胁的方案。他指出,我们并不是要永远抑制超级智能,或不开发行动自由的超级智能。计算机程序的动机选择问题必须得到解决。一种解决方案是将机器的目标模糊化。例如,如果想要它帮助医生治疗某种疾病,可以将目标设为做有利于人类健康的事。另一种解决方案是使人工智能更人性化,为其编入同情和利他主义程序。

这两种方案,都与科幻小说家阿西莫夫提出的机器人三定律相通。三条定律分别是:法则: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坐视人类受到伤害;第二法则:除非违背法则,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第三法则:在不违背和第二法则的情况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这堪称机器人版的命令学说。哲学家康德提出的命令要求,人应该在任何情况下把自己和他人当作目的,而非手段。徐英瑾评论道,未来出现超级人工智能后,应将这种机器人伦理以立法形式确立下来,防止疯狂的科学家开发出旨在控制甚至毁灭人类文集《岁月很长的机器。

相关链接

汉字屋论证

一个母语是英语、对汉语一窍不通的人,呆在一间只有一个开口的封闭房间里。屋内有一本用英文写的说明汉语语法和汉字组合规则的手册,以及一大堆汉字符号。屋外的人不断向屋内递进用汉字写成的问题。屋子里的人便按照手册上的说明,将汉字符号组合成对问题的解答,并将答案递出房间。

在这个思想实验中,屋内人相当于计算机,手册相当于计算机程序。塞尔想以此证明,正如屋内人不可能通过手册理解汉语一样,计算机不可能通过程序获得理解力,即冯诺依曼型计算机不可能具备强人工智能。

2008年绍兴Pre-A轮企业
FF:停止恒大财务审查工作因其单方面违约
2012年厦门汽车出行A轮企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