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兰察布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杨柳庄园轶事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1:41:05 编辑:笔名

庄园,夜幕拉开。高高的廊檐下一只只灯笼,在晚秋的风里被摇曳着。几个家丁守护在庄园门口,因为困倦,有的在打瞌睡。十几个家丁,为首的是老爷的贴身下人,三锁子。他提着一盏灯笼迈着碎步过来查岗。今晚在老爷的房间喝了两杯小酒。经过小酒的微醺,心里早就有一百只爪子在抓挠自己。三锁子是想起了菊香。这个深受老爷宠爱的李府三千金,是三锁子做梦都想弄到手的美人儿。可是,三锁子知道,自己身份卑微。仅仅是偌大的李府庄园一条看门的狗!  李老爷李龙德将每夜的查岗交给三锁子,原因有二。,三锁子虽然是个下人,没读过多少四书五经,可是,他为人精明。一般的人和事,他能看的比常人有远见有独到的看法。这几年,李隆德的商号在奉天,在营口,在天津,在辽阳都有。商号遍布全国好几个省市和地区。对于兵荒马乱的清朝中叶,李家的商号屡次遭到土匪大毛子的袭击,还有一些江洋大盗的光临。使商号有了很大的亏损。关门吧,李龙德又哪里肯放手?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基业,不能在他手里功亏一篑。想起他和父亲建立起来的商号,李隆德的内心涌上一阵酸楚。在天津的绸缎铺被土匪抢劫一空不说,临了还被放了一把火。李家的几个卖货的以及账房先生均被火烧死。三锁子提议和土匪搞好关系,拉拢他们。给李家商号一条生路。  李隆德觉得这是一个损招,土匪就是土匪。没有感情可言,杀人不眨眼的玩意。和他们做一丘之貉,岂不教世人与商界人士笑掉大牙?三锁子说:“老爷,你不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还有谁知道?你不见城里其他几家商号都完好无损吗?老爷,你不要太古板了,大姑娘要饭死心眼啊!他们要是没有个土匪勾结,能这么平安无事吗?”  李龙德想想也是,三锁子接着说:“官匪一家,你要想在这世道上混,让商号长期立于不败之地,你不想随波逐流,只能有一条路,那就是关门大吉。所以,老爷,这事交给我处理。保准您满意。”  李隆德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将这件事交给三锁子办。三锁子当晚就从厩里拉出五匹马,背上驮着新宰杀的小尾寒羊十头,红崖大骨鸡二十只,以及东北地区的茧蛹八桶。三锁子清楚这帮土匪喜欢姑娘,他上哪里弄姑娘?忽然那黑就想起在岫岩山城一家怡红院看到的女子。那个女子会弹琵琶。才貌双全。因为,自己误打误撞在怡红院门前,被老妈子拽进了怡红院楼内。一群姑娘围攻上来,三锁子计上心来,捂着下身说自己个那地方流脓了,姑娘们一听,立马捂着鼻子都跑了。姑娘们知道这个后生八成是得大疮病了。这个病传染特强!就连老妈子都朝外赶他,撕扯之中三锁子藏在袖子里的一块翡翠玉镯落在地上,一旁靠窗而做的一位弹琵琶女子,看到这只玉镯子时,眼睛突然一亮,急忙放下琵琶过来,“姐姐妹妹们,都别撕扯了,他是我老乡,今儿,妈妈和大家赏我一个脸,我想请这位老乡到我屋里坐坐。”“哎哎!袖子,既然是你老乡,妈妈我也没话可说。去吧,不过,一会,城里的马大官人来了,你可得给我接客!”“是,妈妈。”  这个叫袖子的女子,冲三锁子使了个眼色。随着女子到了二楼。女子把门插上,突然跪在地上,下了三锁子一跳:“姑娘你这是?所为何跪?”  "大哥,你想没想起来,有一年冬天,你和马帮经过这座城市时,遇到街上一个披麻戴孝的小女孩,跪在路当央,向人乞讨,为了安葬生病死去的爹。还有我娘。是你叫停了马帮,给了我和我娘二十两散碎银子,因此,我才得以和我娘安葬了我爹。你是我袖子的恩人,今天碰上你,是我袖子的荣幸。恩人,请受小女子一拜!”袖子还想叩头,被三锁子扶起来了,“袖子,如今你怎么沦的这步田地?可以对我说吗?”  “说起来话长,我爹死后不久,我娘患了羊角风病,忍受不住疾病的折磨,也上吊走了。我庄子里的光棍木老黑,欺负我这弱女子,先将我施暴了,,找来怡红院的那些狗腿子,把我卖到了这里。我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因为自己看透尘世,也随波逐流起来。不久,因为我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很的城里几位有头有脸人物的青睐。恩人,我……不是不想脱离这肮脏的地方,可是,我一个弱女子又能怎样?哪里会逃得出怡红院那些大手的眼睛?唉!只是今儿得以见到恩人,小女子无以回报,如果恩公不嫌,今晚就留下如何?”  三锁子连连摆手:“不不不,袖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何况是你跪地求人捐银子葬父!这是我应该做的,何谈感谢?不必了,只是袖子,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说吧,恩人。”“袖子,风尘之中,终不是长久之地,要不你随我一起到李家商号,我给你谋一个差事做做?或者在李府做丫鬟。”  袖子知道自己一旦走出怡红院一步,老妈子就会派人把自己抓回去。“恩人,我走不了,这里的打手心狠手辣。你要想救我,没有功夫人少是不行的。我不想你受到伤害。你还是走吧。这是我在怡红院这几年偷偷摸摸攒下的积蓄,恩人,你就收下吧。”袖子将梳妆匣里的金银首饰都拿了出来,让三锁子带走。三锁子没有拿,并告诉袖子,要是时机成熟,一定来这里把袖子救出来。袖子泪眼巴巴说:“谢谢恩人,我等着你……来救我出去。”  三锁子当晚,带着十几名家丁,从怡红院救出了袖子。但是,让袖子去和土匪打交道,这是不是自己太残忍!将袖子扶在马背上,说了此事,袖子没有犹豫,“放心,恩人。我自有办法,你别为我担心。走吧。”  那晚,三锁子带着马帮和袖子,大摇大摆的去了岫岩城清风寨土匪,大毛子的老巢。火把闪闪,大毛子见到有人真心实意送来好吃的,还有美女。乐了。命人搬来十几坛女儿红。喝的是酩酊大醉,,大毛子说:“你小子,够意思。老子我放出话来,这小女子只要做了我压寨夫人,你谈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哈哈哈哈。”  事已至此,袖子只有含泪点头,想想一个女子,如果再次出现,就会被老妈子抓回去,土匪再不好,也是个栖身的地方。转过头对大毛子说:“我答应你,但是,俺哥有个条件。”“哦,什么条件说说看。”  三锁子端起酒碗说:“大头领,俺们李家在岫岩城还有其他几个地方的商号,需要您老的保护和支持啊!”大毛子右脸上的那条刀疤不由得在蜡烛影下,跳动了几下。像刀光闪过的影子。“哈哈哈哈……我当是啥吊事,中!以后,只要小美人伺候得我舒舒服服,李隆德的商号我一定会关照。”  大毛子伸手捏了一下袖子的脸蛋。一旁喝的醉醺醺的土匪们哈哈哈笑成一团。从清风寨出来,三锁子泪洒清风寨。因为,袖子为了他,为了报答他,留在了匪窝。三锁子觉得心里愧对了袖子!离开清风寨,他的心很疼。  袖子的以身相许,大毛子果然没有食言。李家的十几个商号,大毛子不仅没再去抢,而且在他的山头,他扬言不准那些鸡鸣狗盗的欺负李家的商号,动商号的一针一线。大毛子说,会要了他们全家人的命!李隆德的商号从此就有了一种保护,当然这种保护是有代价的。大毛子每次到李家庄园,都不是空着手回去的。不过,三锁子确实有勇有谋,这一点也是李隆德器重他的原因。但是,让三千金菊香下嫁给一个下人,这样会有损李家在社会上声名显赫的地位。何况,菊香是李隆德喜欢的女儿。李隆德的大老婆,山梅,只生一个女儿,就没再生育。二太太是个大家闺秀,为李隆德生下一儿一女。得李隆德的宠爱。可二太太生的女儿红红,生性顽劣,不喜好吟诗作画,刺绣什么的。却愿意和家丁们舞蹈弄棒。李隆德希望自己的家业,几十个商号能有得力的儿女继承。偏偏,大老婆二太太留下的儿女,都对经商不感兴趣。只有三太太生的菊香,算盘账目弄得井井有条,对商号的发展和经营起了很大的作用。李隆德也明白,菊香再是女中豪杰,将来总要嫁人。这个家业还是没人搭理。  有意让三锁子管理商号的一些事情,可三锁子终究是外姓人。三锁子对菊香一往情深,菊香不是不懂。三锁子虽然出身卑微,但是他精明强干,李家几十个商号,如果没有他从中周旋,李家的商号很有可能毁于一旦了。所以,李隆德尽量给三锁子打理生意,和菊香接触的机会。  每个商号都有账房先生和卖货的。三锁子每天黄昏赶着马车,带着菊香到各个商号清帐,收银。在李隆德的商号,转手别人时,他们李家庄园只需要坐着收租。也就是说,商号要给东家百分之几十的利润。李隆德在庄园附近盘下几百亩土地。一到春天,那些佃户,种着他的土地。秋后,他们要把粮食的一部分还给李隆德做地租。那时候量苞米,要有斗量,一大斗四十二斤。李家庄园的秋天是繁荣的,也是热闹的。做这些事儿基本上是三锁子和菊香去做的。李隆德只要坐在家里或者到德兴街的茶室,泡一壶观音茶,听街上拉二胡的瞎子唱几首小曲。李隆德不愿意呆在庄园。主要原因还是几个婆娘,为了家产名分争争吵吵,没完没了。幸亏,大老婆去年皈依了佛教。整天就知道敲着一只木鱼子,诵经念佛。两耳不闻世间事,女儿到奉天读了女子学校。也不在身边。二太太和三太太尽管住着各自的院落。李家庄园共有房间二百多间,建筑格局犹如红楼梦大观园式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而且,庄园有两眼地下泉水。无论春夏秋冬,都冒着热气。李隆德的女人们经常在温泉里洗澡。  就是在每晚住谁的房间,引起了争议。事实上,李隆德更喜欢在二太太秋萍那里。秋萍有着魔鬼身材,更让李隆德神魂颠倒的是,秋萍会内息大法。每次和她做爱,李隆德都有触电的感觉,秋萍的下身有着处子的感觉。不像三太太,皮肤松软,躺在床上像条死狗。可三太太因为生了个好闺女,菊香。李隆德只好一个星期里,前三天去二太太那里,后三天在红红那屋。至于星期天,他还是要照顾一下大老婆的。家和万事兴啊!即使是这样,两个女人还是打得不可开交。秋萍和李隆德的儿子李新。是个玩世不恭的家伙。家里有钱,他把大把大把的时光花在斗蛐蛐,以及红崖的几个赌场里。秋萍几次三番希望儿子学点好。将心思扑在李家商号的生意上。李新脖颈一梗说:“不用你管!李家有的是银子,还用我做什么生意?妈,你就别瞎操心了。爹那么护着你,还怕他把李家商号给那个女人生的吗?我是李家名符其实的继承人啊!”“小李新,你头脑那么简单,你眼睛睁大一点,人家说菊香整天在商号转悠,还有三锁子,跟你说,儿子,一旦,三锁子和菊香成为一家人。李家的财产,没你一点关系!”秋萍死劲用手指点了一下李新的额头。  “那咋办?你说句话,我听你的!”“赶紧跟你爹说,你去管帐,商号的生意你来过问。以后收租收银子的事儿,你揽过来!你都二十了,再不成家成业,你可真就完了!”  李新就是在那晚,在李隆德从德兴街喝完茶,在包子铺吃了几个包子,喝了一碗小米粥坐马车回来后,跟着李隆德进了正房。“这么晚了,你不休息干什么?”李隆德进了屋,秋萍就给老爷脱下了外衫。“老爷,咱儿子长大了,孝顺了,今儿从城里给你和他娘捎回来一串香蕉,李新,还不快拿给你爹吃?”“噢噢噢,瞧我这记性,爹,来吃香蕉。”李新急忙掰下一根香蕉,给剥了皮,递过去。“说吧,你小子想什么鬼点子?”“嘿嘿,爹,叫你识破了,我是想,想跟你和菊香姐姐做生意,你说咱家那么大的生意,您和姐姐能忙得过来吗?所以,我决定再也不玩了,好好帮爹打理生意。”  “嗯,你?你做生意?就你那德行,把生意交给你,商号还不的关门?”“老爷……你就让咱儿子试试嘛?咋的也比交给外人强吧?你说,菊香也大了,迟早要嫁人,三锁子又是外人。咋的,新儿也是你李家的后人。你这么大的产业,难道还要外人继承吗?岂不是让世人耻笑?”  “哼!就知道爹的心里没有我的位置,你一直偏向菊香,当我是空气,若有若无!这跟野娘养的有什么区别?”  “新儿,怎么说话的?没有规矩的玩意!”  “娘,我说的是实情,这些年,我爹就没正眼看过我!”  “好了好了,难得今儿清闲一天,你们娘俩却无端的给我添堵!新儿,你想插手商号的事,不是不可以,那要先跟你菊香姐姐学学,商号的运作,时候不早了,都歇息去吧。”  李隆德背着手,径直回了寝室。李新气的直跺脚,让他向菊香学学,这不是打自己的嘴巴子吗?  秋萍说:“你这孩子,以后和你爹好好说话,没教养的东西!就这样你爹能把商号交给你吗?”“娘,我咽不下这口气!爹就是偏心,我我……就不信这个邪了,菊香能做的,我为什么不能做?只要爹给我这个机会,我做的比她还要好!不然,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李新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三锁子负责李隆德商号的送货取货事宜,李隆德将北方的人参貂皮鹿茸包裹好,放在木箱的夹层,用马帮托运到山西等地。再把山西的煤炭丝绸运到北方,李家商号在当地是大商贩,他返过来的丝绸,煤炭再批发给当地的小商贩。三锁子自恃从小在千山寺庙拜师学艺,会几套拳脚,李家的马帮,好马三十匹,精壮家丁二十人。按照李隆德的意思,要在红崖城恒通镖局,请恒通出山,三锁子说:“不必麻烦恒通镖师,在去往山西陕西的路上,沟沟坎坎我见得多了,我在李家走了十年八载,自我十六岁开始,那年随老爷您次跟着马帮到天津卫,白驹过隙,我还算没有失手。” 共 966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治疗性交障碍的方式都有那些
昆明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较好医院

上一篇:几多愁思

下一篇:滋养